論壇廣播臺
廣播臺右側結束

主題: 【方志于都】于都縣寬田寨面村芒筒壩管屋祠堂的傳說

  • 冷酷‰殺神
樓主回復
  • 閱讀:7039
  • 回復:0
  • 發表于:2019/7/2 9:53:50
  1. 樓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該作者
馬上注冊,結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讓你輕松玩轉于都社區。

立即注冊。已有帳號? 登錄或使用QQ登錄微信登錄新浪微博登錄

登錄查看大圖
登錄/注冊后可查看大圖

于都縣寬田寨面村芒筒壩管屋祠堂的傳說

登錄查看大圖
登錄/注冊后可查看大圖
   

    提起楊救貧,恐怕老一輩的于都人都能說出許多關于他的奇聞逸事,不過最有名的故事發生地還是在寬田鄉寨面村的芒筒壩。

    中國人歷來崇尚風水之說,尤其是在農村,建房、落葬都得請個地理先生來。話說這一天,寬田芒筒壩的管氏族人們正喜氣洋洋、熱鬧非凡的擺酒設宴,因為他們聘請了著名的墈輿大師楊救貧來為“管氏宗祠”的興建墈輿風水寶地,可是左等不來右等不來,直急得主事人象熱鍋上的螞蟻似的,只得向大家發問道:“你們看見楊救貧先生來了沒有?”只見其中一人答道:“好象剛才有位老者在門外坐了許久,因為不相識,就沒人理他,現在已經走了多時了。”待主事人問明衣著相貌后這才后悔不迭地說:“糟了,這就是楊救貧先生,你們為什么不早秉報一聲呢?快快叫個人去給我請回來!”

登錄查看大圖
登錄/注冊后可查看大圖

    其實楊救貧那天心情特好,所以提前趕到了芒筒壩,可因為沒人認識他,而主事人又在里面忙七忙八地不曾及時出來,弄得人家楊大師連茶也沒能喝上一口。眼看著時辰已到,可怎么還不見東家出來接見?因此心里委實不大自在,想著想著便起身怏怏而去。如今見東家又派人來追他,未免心里好笑,盡管來的人千道歉,萬請求還是執意不肯回去,但又實在是不忍心掃了管氏族人的面子,只得客氣地對來人說:“不用請了,你們管氏宗祠就按我坐椅的朝向興建吧!”

    就這樣,主事人按照楊救貧的回話破土動工興建了眾望所歸的“管氏宗祠”,可誰也沒有料到的是,當楊救貧離開座位以后,一群頑皮孩子追逐打鬧,無意之中將座椅挪動了位置,結果使宗祠偏離了楊公原來的朝向,所以管氏繁衍的后裔也就不那么盡如人意了。雖然如此,但“管氏宗祠”卻歷千年風雨而不衰,至今還仍然保留著當年古色古香,肅穆莊嚴的風貌,給人以無限的緬懷和景仰。

    古人說死生有命,富貴在天,即使象楊公這樣的大師似乎也無法主宰自己的命運。其實楊救貧是吉安人的遺腹子,跟隨母親改嫁后又回到贛州來做風水,最后卻客死在我們于都寬田的藥口(芒筒壩)。說來楊救貧還真是生為墈輿生,死也為墈輿死,這是何故?就因為楊公給一位人稱“盧王天子”的州官擇了一座“天子穴”,可又怕楊公要壞他的事,所以設法用毒酒加害于他,楊公雖采取了應對措施,但卻終究是敵不過毒酒的藥性。他自知將不久于人世,便趕快雇船逆貢江而上,經于城、溯梅江,行數日至一山青水秀處,楊公忙問道:“此為何地?”船家隨口答道:“此是寬田藥口”。楊公聽罷猛地長嘆一聲:“藥口、藥口,酒毒已至關口,我命休矣。”說罷,趕緊舍舟登岸而行。

登錄查看大圖
登錄/注冊后可查看大圖

    河岸上蘆葦叢叢,微風過處掀起層層綠波,行至一處,楊公假裝方便,便暗將他的墈輿寶物趕龍狀和驅龍鞭丟藏在蘆葦叢中,忙緊走兩步追上徒弟,讓他回頭去看看他的大便有否被狗吃掉,可徒弟哪里知道師父的用意,只走到半道上便返回來告之楊公:“大便還臭氣沖天呢!”據傳這徒弟素來與師父唱反調,你叫他向東他偏朝西,所以楊公想故意試探徒弟有無誠意,好將他的寶物傳給一個可靠的人,可徒弟卻辜負了師父的一番苦心,難怪楊公痛苦的仰天長嘆:“二寶將失傳矣,天耶?數耶?”他舉目四顧,只見芒筒壩一馬平川茫無邊際,寒信峽隔江對峙峰巒陡峭,滔滔梅江從山峽間奔流而下,一瀉千丈,楊公對此地稱贊有加,便出口念道:“頭頂八字水,腳踏寒信嶂,誰個葬得到,代代出丞相。”然后回過頭來對徒弟說:“我死后,如若你們發現趕龍狀和驅龍鞭,務必要跪著抄完趕龍狀后,才可用手取拿二寶,否則……”話未說完便氣絕身亡。

    楊公死后徒弟按師父遺囑,將尸首就地安葬于藥口(今芒茼壩,又稱楊公壩),壬山丙向兼子午三分地肖龍形。為免墳墓被人破壞,據說共做了一百零八穴,使人真假難分。可說來也巧,就在楊公死后不久,有一天,村里的孩子在河灘上放牛,無意中發現了蘆葦叢中的趕龍狀和驅龍鞭,因不知為何物,便好奇地念著上面的文句,并揮動著那根鞭子,剎那間,只見山搖地動、河水翻騰,群峰奔馳。直嚇得孩子們驚惶失措、狂呼亂叫,趕忙將拾到的兩件東西扔進了河里,這才使大地恢復平靜。楊公的徒弟聽到消息后,趕忙雇船順流尋找,果然發現趕龍狀和驅龍鞭在河面上。他們立即遵照師父遺囑跪在船頭上逐字逐句地抄寫,直跪得雙膝發麻、手臂擅抖、大汗淋漓,船家見此情景忍不住發話道:“何必如此受罪,你們不會把它撈起來再抄嗎?”徒弟實在是苦不可耐,想想也有道理,雖沒抄完,他也顧不了那許多了。于是收筆趕緊用手去撈,誰知剛把手伸到河里,那兩件寶物便倏地往下沉去,再也不浮起來了。所以墈輿界說的“地理無完書”就緣于此。

登錄查看大圖
登錄/注冊后可查看大圖

    真是滄海變桑田,時隔一千余年之后的楊公壩上,但見銀沙閃爍,蘆葦叢叢,而名噪一世的楊公墓卻因河床改道,早已淤入河底無跡可尋了。盡管如此,但歷史是終究不會忘記這位墈輿大師的,明萬歷十年,于都知縣葉夢熊就在正對楊公墓址處,立了一塊“唐國師楊公”的日照碑以資紀念,后來在嘉慶十八年,邑人段道軒和吳肇龍又為楊公在隔江相望的河岸上樹一照碑,如今這兩塊石碑都被于都博物館所收藏。

    的確,楊公創始的風水地理學派,那可真是源遠流長,影響深遠,直到今天,海峽兩岸和東南亞各地自稱為楊公若干代傳人的還大有人在,慕名前往楊公壩瞻仰考察者依然紛至沓來、絡繹不絕,甚至有信家還慷慨許諾:誰尋得楊公古墓原碑,將愿以一萬美金巨額酬報。

登錄查看大圖
登錄/注冊后可查看大圖

參考資料:縣政協《于都文史資料》

    (供稿:于都縣志辦)

  
二維碼

下載APP 隨時隨地回帖

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注冊 QQ登陸 微信登陸 新浪微博登陸
加入簽名
Ctrl + Enter 快速發布
新年到注册